7月5日,由黑龙江省广告协会主办的“黑龙江省资质广告企业”与“广告人才教育培训团队”授牌仪式在哈尔滨国家广告产业园隆重举行。黑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张叶莉,黑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调研员阚武先,哈尔滨市平房区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温善骋,哈尔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副处长白树林,黑龙江省广告协会(以下简称“协会”)会长潘洋,协会执行会长杨侠,协会驻会顾问苏雪丹,协会副会长、学术委员会主任、哈师大传媒学院院长王伟建以及十九家广告企业、九所高校领导出席了本次活动。会上,潘洋会长首先谈到:黑龙江省广告协会作为团结全省广告企业、广告媒体、广告人的桥梁,除了要组织开展文化交流活动,倡导“互帮互助,共享共赢”的发展理念,更应该树立黑龙江优秀广告企业的风向标,让广告推动品牌崛起。为进一步促进黑龙江省优秀广告企业科学、健康发展,协会按照《黑龙江广告企业资质认定标准》评定出省级综合类、媒体类一、二级资质广告企业,并授牌。其中一级资质广告企业:哈尔滨分众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哈尔滨海润国际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黑龙江省咏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黑龙江大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大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哈尔滨工大集团广告传媒有限公司、龙采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哈尔滨麦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黑龙江省孜闻传视企业形象设计推广有限公司、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黑龙江电视广告公司、黑龙江都市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哈尔滨广播电视文化传媒集团、黑龙江大德广告有限公司、黑龙江亚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七台河市坤鹏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二级资质广告企业:黑龙江千寻广告有限公司、哈尔滨汇众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黑龙江省吾尚智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同时,协会全力支持、推动校企合作、高校创新及高校毕业生自主创业活动的开展,向东北林业大学文法学院、黑龙江大学艺术学院、黑龙江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哈尔滨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哈尔滨理工大学艺术学院、哈尔滨商业大学艺术学院、齐齐哈尔大学美术与艺术学院、齐齐哈尔大学文学与历史文化学院、牡丹江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文化形象策划研究中心共九所院校授予《黑龙江省广告人才教育培训教学团队》。授牌仪式后,各单位代表座谈发言。大家对协会资质评定工作及广告人才培养工作表示支持与肯定,并表示将全力支持黑龙江省广告业发展,树立广告业楷模,推进校企合作工程,以“打造龙江品牌,繁荣龙江文化”助力黑土地经济崛起。黑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张叶莉表示,在国际经济形势发生巨大变革的今天,黑龙江乃至全国的企业、品牌均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评选黑龙江省资质广告企业、推进校企合作工程有利于增强发展自信,凝聚发展力量,弘扬发展文化,共享发展成果,助力黑龙江广告业快速发展,实现龙江经济全面繁荣。学术委员会主任王伟建指出,教育是培养新生一代,培养事业继承人的过程,因此教育培养的人才就必须适合社会之需,面向社会,面向市场。当前,普通高校的传统教育模式大多数是重理论而轻实践甚至无实践,培养的人才的很难适应当前社会的高速发展,而校企合作正好可以有效解决这一问题。黑龙江省广告协会齐齐哈尔分会会长霍卫东谈到,在国民经济飞速提升的今天,广告公司在发展中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广告经营单位从业人员需求急速增加,已有的广告专业人才远远不能满足省内广告公司发展需要,而广告公司传统的经营模式也制约了企业的发展前景,所以树立广告业楷模尤为重要,推进校企合作工程势在必行。中国已进入品牌时代,黑龙江省广告协会将立足龙江发展现状,开创面向国际、面向未来的合作共赢新局面,以创意推动创造,以传播助力品牌,打造龙江品牌新高地,铸就广告文明新时代。

至今为止,2019年已经过半,而经过这半年的发展,经济不景气,流量红利消失,营销竞争日趋激烈,也正如我们所知,广告行业的日子并不是很好过。企业要维持生存,甚至维持利润收入,就需要不断地增长,增长可以掩盖一切矛盾。一旦增长停止了,流量红利结束了,后流量时代就开始了,市场蛋糕越来越小,越来越不够分,这时候的企业营销,就会变得越来越难。纵使前方荆棘丛生,脚下坎坷不平,但广告行业不能停滞不前,还是要继续向前,探索品牌营销新方式,打造品牌新动能才是正道。【品牌IP化】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时代下,打造品牌的IP化,是刻不容缓的。IP助力品牌的发展,已经成为趋势,容不得半点的马虎大意。针对这个趋势和现象,品牌借势发展IP,也未必不可。M&M巧克力豆,应该是大多数人都见过的品牌了,其将产品发展为拟人化、萌宠化的IP,受到了国内外消费者的欢迎。随着营销手段的不断更新和升级,M&M巧克力豆还推出了不同的颜色,甚至还有女性角色的绿M,更是看在眼里,萌到了心里。除此之外,品牌IP化的方法还有很多,最简单的就是品牌名的形象化,比如三只松鼠、江小白等IP;还有收购成名IP,为品牌长期代言,这一类的比如Fido
Dido(七喜小子)之于七喜汽水。品牌IP化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还是要根据企业自身的情况,慎重选择。【品牌跨界或者联名】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品牌为了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更多的消费者,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不断地更新营销方式和宣传策略。而如今,品牌跨界已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儿了。农夫山泉凭借着一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语——农夫山泉有点甜,被人们所熟知。故宫则凭借其历史地位和中国人对其独特的情怀而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中。而农夫山泉和文创界的网红IP故宫这对CP,强强联手,在农夫山泉的瓶身上,以人物的口吻,诉说着宫廷故事。故宫本就代表着我们国人对国家的认同感,农夫山泉又是大众认可的品牌,这样的跨界联合确实是让人眼前一亮,既温暖又惊喜,别有一番风味。【营销的关键问题】营销的关键从来都不是“卖”的问题,而是“买”的问题。简言之,消费者才是品牌营销的关键。因此,在保证产品优质的基础上,品牌要把精力集中在消费者的身上。试想,如果把消费者的位置转换一下,拉近消费者与产品的距离,使他们能够与产品进行沟通,去使用和了解产品,甚至去主动宣传产品,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2018年可谓是“抖音年”,抖音在这一年里红的都有点发紫了。抖音所带来的用户体验可以说是其他软件甚至其他品牌所不能及的,因为这个软件确确实实让用户参与其中了,而且乐在其中。【选择高效的传播渠道】有些IP是深深地植根于人们的心中的,比如央视,对人们来讲那就代表着权威,因此能在央视投放广告的,可不仅是有钱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代表着其优质的产品和强大的品牌影响力,这对品牌来说无疑是锦上添花。其实选择传播渠道也就是选择传播渠道的流量,高效的传播渠道本身就是一个品牌,就是一个IP,自带流量。因此,后流量时代,品牌在营销方面要更加注重传播渠道的选择。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品牌为了生存和发展,无论是产品本身,还是包装,亦或是营销方式上,必定会进行更新和升级。所以,用户体验很重要,让消费者真真切切的享受到产品带来的完美体验,同时去主动地宣传产品,真正的体验到了,然后觉得好,那才是真的好。流量之争是商业中永恒的主题,但说一千道一万,归根结底还是要考虑用户需求。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时候,也不论市场竞争会如何激烈,用户就是流量,流量就是增长,这是无法改变的。因此,流量消失也好,后流量时代也罢,用户始终是营销的关键。

继承祖业的“体育营销第三代”盈方,是如何逐步成长为了全球五大体育营销巨头之一?今天的【商圈】栏目里,圈哥就来给大家扒一扒盈方“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发家史。文/
董 武英编辑/ 殷 豪男2003年,盈方体育传媒集团(Infront Sports
&Media)在瑞士楚格成立了。不久之后,这家公司便拥有了2006年世界杯全球转播权。但在21世纪初期,这个让无数体育公司垂涎的权利却被蒙上了一层阴影。在2003年盈方成立之前,曾有两家公司同样获得过世界杯全球转播权,但颇具黑色幽默的是,两家公司均以破产告终。但是当时没有几个人会想到,这家公司不仅成功借助世界杯版权一飞冲天,更是最终成长为了全球五大体育营销巨头之一。现在盈方对体育产业发展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权益销售、电视信号与节目内容制作、赛事运营、品牌推广、赞助商服务,以及在线娱乐等诸多方面。而我们熟悉的盈方中国,之前也手握着CBA营销、品牌开发的权益。而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同样有着盈方的分公司,掌握着类似的俱乐部或国家联赛的商务开发权益。也就是说,盈方公司是一家掌握了体育赛事中最重要的资源——赛事产权的公司。今天的【商圈】栏目里,圈哥就来给大家扒一扒盈方“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发家史。一、千里之提,毁于盲目付费说起来,盈方可以算是继承祖业的“体育营销第三代”。从渊源上来说,盈方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至CWL公司,然后又历经Kirch
Sports这一体育营销巨头。这里不仅仅是指它继承了之前ISL(即国际体育集团)和Kirch(基尔希集团)获得世界杯转播权并成功运营这一未竟的事业,同样也是说它继承了瑞士CWL公司和Kirch
Sports的各项资源,并走上体育营销之路。最老一辈的CWL公司,是欧洲最早并最有影响力的体育营销公司之一。这家公司于1972年成立。公司的创始人Cesar
W.
Lüthi最早在一家广告营销公司担任总经理,然后在1966年Lüthi第一次进入体育营销业务,为世界赛艇锦标赛提供广告板服务。随后在1972年,Lüthi成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CWL体育营销公司,并迅速拓展了在滚动广告板业务领域的领先地位。在1981年,CWL开始与国际冰球联合会(IIHF)合作,为国际冰球赛事提供体育营销服务。与IIHF的合作在CWL时期一直存在,这段友好关系一直持续到后来的Kirch
Sports时期和盈方时期。到了1996年,CWL俨然已经成为了欧洲体育营销领域不可忽视的一部分,这家公司同样参与了2002和2006年世界杯转播权的争夺,具有强大的竞争实力,不过最后被ISL和Kirch集团组成的联盟击败。国际冰球联合会(IIHF)到了2000年,因为身体有恙,CWL公司创始人Cesar
W. Lüthi将公司出售与Kirch集团。Kirch集团便在德国总部设立了由Prisma
Sports&Media和CWL组成的新的控股公司Kirch
SportsCWL公司虽然并入了Kirch集团,但是自身的独立性仍然存在,之后这家公司在盈方成立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基于CWL公司与IIHF的深度合作,盈方大力拓展冬季运动项目业务,在领先优势的基础上形成了盈方在冬季项目体育营销服务上不可撼动的、近乎垄断性的地位。但对于Kirch集团来说,体育营销业务并不是集团发展的重点。作为德国第二大媒体集团,Kirch以电视业务起家,并迅速成为德国媒体界巨头。在成为电视媒体服务行业数一数二的公司之后,Kirch集团的创始人Leo
Kirch开始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最后他瞄准了付费电视业务,激进地认为这项业务将是公司走上新台阶的契机,之后他创立了收费电视服务Premiere,而这最终却成为了这一媒体巨人垮掉的导火索。在当时的德国,付费电视服务几乎没有立足之地。观众们们可以免费获得电视节目,节目制作商也愿意将节目提供给免费电视服务商,因为观众们已经习惯选择免费的电视服务,Kirch提供的收费电视Premiere似乎是一个异类。同时,由于技术问题,Premiere的信号接收器极容易被破解,这也导致了Premiere无法成为Kirch集团的利润增长点。在这种情况下,Leo
Kirch仍然坚持自己的决定,并投入大量资金开发付费电视业务。为了培养德国用户的观看付费习惯,Leo
Kirch大力发展Premiere,前前后后为之投入了约30亿欧元,但最后获得的付费用户只有200万。在这种惨淡结果面前,Leo
Kirch仍然坚持,不过这时他转变了思路,开始从优质而独家的体育赛事转播内容入手。他打算通过获得重大赛事的转播权,先将球迷和粉丝吸引至Premiere,将爱好体育并观看比赛的观众牢牢绑在自家电视服务上,并进而培养用户的付费习惯。于是,财大气粗的Kirch集团就开始了获得赛事转播权的烧钱之路,与ILS联手14.5亿英镑获得世界杯转播权,15亿欧元获得F1的转播权,并斥资十数亿欧元获得德甲的转播权。栽在付费服务上的德国人Leo
Kirch这些版权的获得和付费电视服务的投资使得Kirch集团负债累累,并在2002年宣布破产。在Kirch
Sports随着集团的崩塌而倒下时,这家公司拥有的世界杯转播权和其他权利再度成为体育公司们觊觎的对象。这些公司虎视眈眈,但最后新组建的盈方体育传媒集团,因为其先天优势夺得了这块令体育公司们垂涎三尺的肥肉。二、踩在巨人肩膀上的盈方在Kirch集团倒下之后,Kirch
Sports管理者们进行了管理层收购,控制了Kirch Sports,获得了Kirch
Sports最为宝贵的赛事转播权资源,并以此为基础成立了盈方。在这次管理层收购中,原CWL的执行董事冈特-内策尔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冈特-内策尔Günter
Netzer冈特-内策尔是著名的德国前国脚。因为他出色的天赋和优秀的足球技术,他分别在1969-1970和1970-1971赛季,率领门兴格拉德巴赫队获得德甲联赛冠军,并在1972-1973年获得德国杯冠军。之后加入皇马,获得1974和1975赛季西甲联赛冠军。而他个人则在1972和1973年蝉联“德国足球先生”称号。皇马时期的冈特-内策尔自运动员退役之后,他成为了汉堡足球俱乐部的总经理,他在汉堡度过了8年,而他领导的这几年则被认为是汉堡历史上最成功的时期。足球生涯不仅为他带来数之不尽的荣誉和财富,也为他构建了出色的人际关系网络。在结束足球生涯之后,内策尔于1986年加入了CWL,并成为了这家体育营销公司的董事总经理,之后随着公司加入了Kirch
Sports。在Kirch
Sports土崩瓦解之后,内策尔领导了管理层收购,并联系了投资者团队,合力收购了Kirch
Sports,成立了盈方。而他也成为了盈方的股东。在内策尔的领导下,另一个带领盈方崛起的关键人物——罗伯特-路易斯-德雷福斯,成为了盈方体育传媒集团的大股东和董事长。德雷福斯总是喜欢叼着他那根标志性的雪茄德雷福斯是来自法兰西的亿万富翁,他曾经担任盛世长城广告公司和阿迪达斯所罗门公司的CEO,成功将两家公司从困局中拯救出来。同时他也是马赛足球俱乐部的大股东。在2003年,他联合KJ
Jacobs公司及其他欧洲投资者形成的团队收购了Kirch
Sports。在领导投资盈方之后,德雷福斯与KJ
Jacobs公司各持有盈方35%的股份。他也成为了盈方的董事长,直接负责管理盈方2006年世界杯转播权业务。在这两位风云人物的帮助下,管理层和投资者团队顺利完成了对Kirch
Sports的收购,在2003年盈方成立,并在苏黎世FIFA
House举行的特别仪式上亮相。经过重组之后,经过重组之后,盈方有着优秀的管理团队和富有经验的工作人员,最为重要的是,新成立的盈方拥有着德国足球甲级联赛和冰球IIHF世界锦标赛等优质赛事版权,此外它还拥有着最重要的2006年世界杯的转播权。虽然有着这么多优质版权,但是盈方的业务仍然单一,世界杯转播权也具有强大的不确定性,因此盈方制定了新的发展策略:提高在冬季运动中的影响力,并大力拓展亚洲业务。在世界杯转播权和优质赛事资源的加持下,新成立的盈方虽然仍显稚嫩,但也渐渐呈现出了它的獠牙,形成了世界体育营销巨头的威势。后来,盈方遇到了万达这条大腿…2015年初,中国万达集团正式宣布全资收购了瑞士盈方体育传媒集团,据透露,此次收购的资金至少将达10亿欧元。在我们看来,体育产业的金字塔中,最根本的东西都是赛事。以赛事为载体呈现出球员转会、电视转播权、赞助收入、周边产品售卖等等,它们的源头是赛事的权益。属于稀缺资源的体育赛事,如果要做大,一定是会遇到核心产权这个核心问题的。而盈方在国际体育圈拥有着广泛资源。他们负责亚洲26个国家和地区的FIFA足球赛事转播独家销售权,继2010年和2014年之后,2018年以及2022年两届世界杯的销售权也归该公司所有。无论从商业背景还是世界足球权力人物上,都有着极大的优势。那么,现在通过收购盈方,万达把对方现有的知识产权直接拿来,通道打通,直接控制了体育产业的上游资源,也就变成游戏的制定者。其意义一方面可以从中获得更高的利润回报,反过来也响应了国务院精神号召,推动体育产业的发展,也有助于政治资本累积。盈方与万达“体育营销四代目”的联姻故事,才刚刚开始。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