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今广告技术的发展一日千里,在使用创新技术优化视频广告工作流程拥有20年经验、在全球市场居于领先地位的IMD集团宣布,该集团正式更名为Peach,此举旨在表明集团日益关注数字媒体创新的决心,力争使得视频广告可以随时随地投放到任何屏幕,从而帮助广告商客户把握电视和数字广告领域各种涌现的新机遇。Peach通过实现流程自动化,使得在数秒内便可为电视广播公司,在线发布商和社交媒体平台提供视频广告的溯源、查看、重新设定格式以及投放服务。用户可以在同一个在线平台跟踪其广告被投放到的媒体主和广播公司。该公司中国总部设在上海,在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高务修(Robert
Kao)的带领下,过去三年在中国的营业额增长了近100%。大多数观众可能对Peach或其操作流程从未听闻,但Peach每天在全球投放的广告超过2,000起。每家电视和数字目标媒体都有严格的接受广告投放规范,Peach自动对文件进行质检,并将其重新设定为1,000多种不同的格式,大幅度缩短了广告代理商按照所需规范及时间规定把广告投放到目标媒体的所需时间。在过去20年,Peach对电视广告业的演进贡献良多。凭借其能自动化流程和确保质量的创新技术,Peach将全力以赴为数字广告工作流程带来变革。Peach公司首席执行官Simon
Cox在媒体、技术及娱乐事业发掘市场机遇及驱动业务增长方面一向独具慧眼,他表示:“我们打造了一家可以影响全球的科技企业,使得电视视频广告投放的工作流程变得简单、快捷和高效,但绝不有损其品质。凭借我们遍布全球的技术专家和对行业挑战的深入了解,我们正在构建前沿技术,力求简化数字视频广告背后复杂的工作流程。我们去掉了广告投放过程中最令人心烦的环节,助力客户抓住新数字媒体领域中的无限潜能。我们全新的品牌反映了公司对这一领域创新的重视,这也是公司在不断进步与成长下的必然之举。”Peach在100多个国家及地区设有35个办事处,拥有2,700多个客户,其中包括联合利华、欧莱雅和环球影业等知名企业。在“2019年议会评论”(2019
Parliamentary
Review)中,该公司作为英国全球性技术企业被专题报道。过去十年,Peach通过自身增长及在欧洲、中国、印度、新加坡和拉美等地进行的一系列大型并购活动(包括eBus和Honeycomb),在国际市场上大力扩展。与此同时,其营业额增长超过300%。关于PeachPeach大幅度简化了视频广告的投放流程,支持动态、实时和相关的电视视频广告的投放。该公司在100多个国家及地区设有35个办事处,它们与广告代理商、品牌方、制作公司、广播和数字公司紧密合作,携手改变视频广告投放的工作流程。Peach还拥有和运营英国电视行业的自动预订和创意展示管理平台CARIA®。访问peachvideo.com,了解更多信息。—16家重要的广告控股集团(占欧洲数字媒体支出的一半以上)中4家公司的主要媒介代理人员以及30多家独立代理商接受了调查和采访。Tom
Bowman,CoLab,2019年3月1日

本文提要  事实上,当“4A是否过时”的问题提出来时,就已经注定了4A的过时。  广告公司是品牌客户的营销代理人,一切行为以客户利益为出发点;而KOL仅仅是品牌客户的营销合作方,一切行为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  多个KOL之间的内容风格、内容打法上也必定存在冲突,导致品牌形象、品牌价值的不聚焦。  广告公司整体会往产业价值链高处迁移,为客户把握品牌的整体方向及策略,而具体渠道的执行性策略、执行性创意有可能会预留更大空间给KOL合作方。  最近行业中讨论起了一种观点:KOL将会取代广告公司,而广告公司终将消失。  是的,KOL也许真能取代广告公司,除非你只是一个在生存线挣扎的小品牌,又或者你只是一个接执行的小广告公司……  其实只要稍加思考便不难发现,“KOL取代广告公司”这种观点误读了KOL与广告公司在品牌营销推广中的角色及本质作用,要是真认为KOL能取代广告公司,那你的品牌就真被带到坑里去了。  为什么KOL不能取代广告公司?  ▼  首先得承认,KOL的投放确实能够让广告效率提升,越来越多的品牌会将传播预算放在KOL投放上,KOL也成为如今品牌社会化传播的必选项。但KOL与广告公司显然并不能一概而论,而应该是处于传播链条上的不同环节。  KOL是合作者,广告公司是服务者  根本原因在于,KOL本身便是面向C端的个人/机构品牌,所有生产的内容都是为了强化自身品牌,而不是让品牌客户的价值最大化;但广告公司是一个面向B端的服务类公司,生产的内容是会以品牌客户的视角去审视,只有让品牌客户方的价值最大化,才能让广告公司自身2B的品牌价值最大化,与KOL完全不是一码事。  也就是说,广告公司是品牌客户的营销代理人,一切行为以客户利益为出发点;而KOL仅仅是品牌客户的营销合作方,一切行为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  我们还可以从一个小细节中发现这种差异,广告公司是需要为品牌客户推广结果负责的,若推广效果不好,下一次就难以续签合同。而KOL与品牌合作中通常不会保证任何效果、转化、曝光等指标,仅仅收取一次性的渠道投放费用,品牌合作对KOL而言仅仅是一次商业流量变现而已。  其实我们可以把KOL看做是传统媒体的一个新媒体变种,如果说因为报纸、杂志因为可以为品牌定制更适合读者的广告内容,而认为它们可以取代广告公司的话,这明显存在逻辑错误。  营销推广远不止KOL合作  尽管KOL合作在品牌营销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品牌营销远不止KOL合作这么简单。  品牌营销是一个体系化的整体,从传统4P理论来讲,品牌营销就被分为产品、价格、渠道、促销,往细了说还有用户调研、产品定位、推广策略等内容,往大了说营销还能影响供应链、产品研发、公司战略等板块,这远非一群KOL能够承担。  KOL合作推广仅仅是营销链条中的一环,而且是更靠近用户“终端”的一环,从专业能力上说,是生产用户内容而非品牌营销管理,从品牌价值链来看,其实是属于传播执行端。只不过因为如今环境下用户流量成本不断上涨,手握用户的KOL的话语权相对变大了。  另外,若企业剔除广告公司而采用一群KOL作为媒体矩阵进行推广的话,多个KOL之间的内容风格、内容打法上也必定存在冲突,导致品牌形象、品牌价值的不聚焦,就算能够促进一时销量,但对于让品牌在用户心智中留下鲜明形象未必有益。何况当品牌拥有一群KOL媒体矩阵时,内部沟通协调成本会急剧上升,整体执行效率也未必提高。  从宏观的商业发展来看,广告公司整体会往产业价值链高处迁移,为客户把握品牌的整体方向及策略,而具体渠道的执行性策略、执行性创意有可能会预留更大空间给KOL合作方。总体来说,广告公司与KOL并不存在谁取代谁的可比性。  但传统大型广告公司的困境已经暴露无遗,广告行业存在哪些痛点?是什么让针对广告公司的怀疑声不绝于耳?广告公司又将如何自我救赎?  传统广告公司的数字焦虑  ▼  传统广告公司的“自嗨”  广告公司虽然不会消亡,但传统广告公司在面对数字化环境时明显存在水土不服。多年前就有“4A是否过时”的行业讨论,近两年各大国际广告集团内部动作频频,也凸显了传统4A的焦虑,事实上,当“4A是否过时”的问题提出来时,就已经注定了4A的过时。  传统的TVC大片、平面海报KV、传统投放策略在如今的数字化时代正逐渐失效,当我们陆续逃离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介后,很多时候只能在行业垂直网站中看到所谓的“广告曝光”,品牌和传统代理商陷入了一场自嗨的恶性循环。  《Madison
Avenue Manslaughter》作者:Michael Farmer;Kevin
Roberts;  时趣CEO张锐荐书:“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个先在咨询公司工作,后来加入国际4A公司任高层的行业深度人士,他的这本书充满了对行业的洞察。看完这本书就能明白,为什么国际4A公司的管理水平如此低下,以及为什么他们的确是在走向没落。”  传统广告公司的作业流程、思路大多基于传统中心化的媒介传播环境,如今传播环境大变,广告公司的思路理应改变。那么,广告公司该何去何从?  技术赋能创造力是未来  广告业内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你知道有一半的营销费用被浪费了,但不知道浪费的是哪一半”,如今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数字化手段能逐渐让品牌找出“浪费的预算”。  像BAT这类流量大户,手握大量用户行为数据,通过行为分析、标签化的方法让用户画像更加清晰精准,这也让品牌营销投放从大众传播,逐渐迈入精准传播。数字化精准传播的特性便是单次投放效果可计算,CPC/CPS/CPM等计费方法在各大广告平台中早已普及,正因为其ROI可控可预期,也备受品牌方的青睐。  而对于广告公司而言,也越来越需要通过技术手段来辅助创意及传播策略,近年来更是有诸如AdTech、MarTech之类的技术营销概念在行业中流行,通过技术赋能创造力将会成为广告公司的未来作业模式,这也是时趣现在正在做的事。  毫不夸张地说,未来每个存活下来的大型广告公司都会成为AI大数据公司,一半靠技术、一半靠创意。  这方面,时趣的实践值得说一说:  在“AI+Creativity”的方向上,时趣将AI技术进行标准化打包,将营销全流程数据进行在线化管理,不但提升营销行业普遍的效率难题,还将技术能力作为创意实践的基础工具。  以最常见的KOL投放来举例,时趣能基于数据AI的手段,通过实时监测识别全网营销活动,积累行业级热门KOL,并通过机器学习辅助洞察品牌粉丝及目标用户的KOL偏好,这样一来,结合了KOL媒介数据洞察、质量度评分、品牌营销活动目标等多维因素,推荐的KOL资源组合就能更加精准,传播效果也能实现智能化预测,效率、效果都远超传统纯手工、纯脑力的投放方法。    但广告公司难道仅仅靠引入技术手段就能成功转型吗?除了外在因素,广告公司的商业短板又是什么?  广告公司的阵痛与黎明  数字化转型需要传统广告公司拥有跳出舒适圈的勇气,这也带来了广告行业集体转型的阵痛,并不是广告行业正在没落,而是广告公司需要转型。  面对广告公司的转型,传统广告公司的商业模式也相对过时,其中,人才流失所带来的业务流失更是各大广告公司“不可承受之痛”。时趣CEO张锐针对广告行业“痛点”探索出了一条“前台+中台”的商业模式,所谓“前台”就是指各个直面客户的独立业务单元,通过合伙人制度进行独立核算,所谓“中台”则是指平台化的品牌、技术、管理能力、资本实力、文化等资源,通过赋能的方式全力支持各个“前台”团队。  “前台+中台”的新型广告公司商业模式能够实现平台化的整合运作,不仅能调动“前台”积极性、形成机制,还能通过“中台”实现资源共享赋能、减少内耗成本,从而优质有效地服务品牌客户。  品牌方要如何进行数字化推广?  ▼  对于不少品牌方而言,营销推广似乎正在变得力不从心,传统推广套路的失灵让品牌在新时代下焦虑不已。但救命稻草并不在KOL身上,甚至也不在广告公司身上,而在于品牌自身营销及运营思路上的更新。  1、重视数字资产  品牌的基石并不在于产品,而在于用户,正如那句著名的话所说“可口可乐工厂全部被烧了,第二天依旧能再建一个可口可乐”。  如今,用户的价值便体现在品牌的数字资产上,而“双微一抖”为代表的新媒体运营是品牌一项长期的价值投资。与此同时,不少品牌正在努力将不受控制的“公域流量”,转变为可以掌控的“私域流量”,私域流量的复用成本低、精准度高,流量池一单形成,便能为数字资产支持品牌营销,节省卖流量、教育用户等各方面成本。    2、品牌KOL化  面向用户的C端品牌需要在精准人群中制造影响力,让品牌本身成为专业领域的意见领袖,广告营销、内容运营、活动运营都是必不可少的手段。  品牌成为KOL不仅能够获得稳定的长尾流量,而且能够强化品牌在用户心智中的定位形象,让用户产生品牌联想。而在传统的广告营销过程中,品牌有声量但无内容,这也是许多品牌用户粘性差、易取代的根本原因。  3、营销中国化  中国的市场环境及文化特性都与国际市场有着极大分别,中国移动互联网环境更发达成熟,中国用户更热衷于分享、更注重人际压力、同时却没那么注重隐私安全,这些特征都是国际市场所不具备的,因此许多大型跨国品牌在新进入中国市场上都会受挫。    在中国市场、针对中国用户、讲中国故事将是跨国品牌在中国破局营销的有效方式,近年来国潮国风的兴起更加说明了中国营销的重要性。时趣CEO张锐认为,面对复杂多变的中国市场环境,做好中国营销更需要“科学”选择X“艺术”执行,摆脱传统纯人工的营销模式,让技术等数字化手段实现创意赋能。

3月22日,2019年春分后的第一天、国际幸福日后的第二天,天气晴好,暖暖的春意扑面而来。由《中国广告》主办,优视云集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广告金狮奖终审会”,在蕴藏上海悠久历史的地标建筑——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与来自国际4A、本土广告公司、独立创意热店、品牌界、媒体界、学术界等领域的21位专业大咖,进行了一场浪漫的约会。《中国广告》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鲁培康致辞本届金狮奖终审会,总评审主席由阳狮集团大中华区联合首席执行官李家舜先生担任。终审以广告影片为评审文本,以创意和制作为准绳,以达到的商业和艺术水准为终点,考核、衡量和奖励2018年度内已在媒体上公开发布过的影视广告作品(包含各种媒介终端、各类视频形态),强调影视表达的艺术性、创新性、专业性和商业价值。终审会总评审主席李家舜(Michael
Lee,阳狮集团大中华区联合首席执行官)表示:“最近大家说的比较多的是新媒体、大数据、数字化等,但是我从事广告行业30多年,在我看来最重要、最有效果、最能打动消费者的工具,还是视频广告,今天很高兴有机会和大家一起评出2018年度中国广告最佳影片。”监审主席王思远(汉狮影视广告公司董事长、优视云集TVCBOOK创始人)表示:“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今年每个类别设置了金银铜奖。铜奖尽量给予拥有商业智慧的作品,银奖就会奖励给‘工匠精神’,它在商业基础之上还能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把一个作品雕刻好,金奖主要是鼓励创新的胆识,它能够带来一种探索,代表着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希望勇于创新和行业新人能够茁壮成长起来。”2019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终审会评委合影(部分)对于进入终审的作品,评审老师们时而细细观看沉思,时而进行激烈的讨论,评审流程就在这样的氛围中稳步向前推进。本次的评审团从进入终审的近千件作品中,评选出了2018年度,包括最佳广告影片、最佳新锐导演、最佳剪辑、最佳造型设计、最佳男女主、最佳手机竖屏、最具商业价值短视频kol、最佳形象宣传片、最佳品牌主等在内的33个奖项。网络人气影片的投票和“创意打call视频特别奖”的挑战赛(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参与)都将持续到4月12日颁奖典礼当晚。金狮奖的评审工作愈发专业、严谨,设置也更科学,致力于发掘极具创新能力的广告新人和团队。往届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花絮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终审会,每年在充满希望的春天举办,每次终审场地都是组委会精心挑选,寓意深远。2017年第一届终审会在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宝库艺术中心37楼珐琅厅成功举办,第二届设在充满文艺气息与复古怀旧装修风格的MBS色谷(上海电影技术厂)。今年选在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作为上海的文化地标,它承载了上海几代人的记忆。上海市历史博物馆钟楼,建筑原为上海跑马总会大楼,解放后相继被用作上海博物馆、上海图书馆和上海美术馆,是上海重要的文化场所和城市地标,也是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及优秀历史建筑。晴空下的上海市历史博物馆被绿意环绕,温柔迷人,漫步其中,极具英式风情的建筑映衬着斑驳树影,透着丝丝宁谧祥和之感。在这里,古老的历史文化和现代思想相互碰撞交融,沉淀着穿越时光经久不变的记忆。众多的“狮”元素除了金狮奖杯以外,本次终审会还有众多的“狮”元素,阳狮、汉狮、戛纳狮,以及历史博物馆随处可见的狮子,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群狮大会”。参赛作品也是争奇斗艳,几乎涵盖了2018年度所有优秀的视频广告,究竟谁会脱颖而出,成为最终的“狮王”?4月12日,在2019第十八届中国广告与品牌大会期间举办的“2019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颁奖典礼”上将隆重揭晓,敬请期待!各位评审在活动结束后对于活动的执行流畅度和专业度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终审会现场部分评委专访李家舜
总评审主席兼A组主席,阳狮集团大中华区联合首席执行官我感觉影片金狮奖的参赛作品水准每年都在拔高,今年很多作品在导演的运用、演员的表现、创意的想法以及文案上,都是很打动人心的。但是很多作品在配乐的部分还有待提高,中国的很多影视广告作品在音乐的运用上还没有真正达到国际水平。国外很多作品会运用新的技术来提高影视的水平,但是在今天的作品里我看到的比较少,这也是一个改进的方向。王思远
监审主席兼B组主席,汉狮影视广告公司董事长、优视云集TVCBOOK创始人现在很多企业和客户都需要一个行业的风向标,让他们找到更优秀的广告人才和公司。金狮奖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奖项,跟中国的其他广告奖相比它是唯一一个专注于广告影片的奖项,着重于鼓励视频幕后的工作者,以及他们有匠心精神的创新突破,而其他的广告奖主要针对营销和创意等等。金狮奖这样的广告影片奖在全世界应该也是唯一的。所以我们已经在和一些国际合作伙伴洽谈,他们在这方面很有经验,而且拥有全球的影片资源,我们希望通过联办的方式使金狮奖成为一个国际性的奖项,这个计划应该在明年就可以实现。李丹
C组主席
麦利博文(电通)执行创意总监广告公司非常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的新锐导演,虽然平时我们会有自己的一些制片人和导演,但是实际上新人基本靠公司内部推荐,我觉得金狮奖能够给更多的优秀新锐导演曝光的机会,能够让客户和广告公司了解到他们并达成合作关系,这对于广告行业的发展意义重大。郝崎
上海Leo Burnett李奥贝纳
执行创意总监我觉得终审场地非常好,很有历史和文化的气息。跟去年相比,很明显地感觉到今年片子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了很大的提升。我希望能够看到比较有消费者洞察的作品,希望看到具有很特别的idea的作品,今天也看到了一些这样的作品,很受启发。中国视频广告在制作上越来越精良,想法上也有很多令人惊喜的突破,可以说是八仙过海,各展神通。吴瑾旻
舞刀弄影创始人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影视广告的传播,无论是传播的方式还是传播的创新方法,都越来越朝着电影类的风格去走,在认知、审美包括整个团队的塑造上也有了更深的探索。影视广告无论是在市场空间还是未来的开拓方向上,都有着非常大的成长空间。作为一种广告载体,影视在未来的使用范围和影响力都是越来越大的,并且它可触及的渠道也足够广泛,所以我非常推崇影视广告,用这种方式来做作品的传播。李宇阳
时趣上海总经理新媒体和社交平台被我们“解锁”出越来越多的“新姿势(玩法)”后,广告影片(各种视频)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多。同时,也有很多片子让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剥去更先进、更新的技术手段的应用为广告片的视觉听觉效果的“加分”后,对于年轻人群的研究和洞察挖掘经常容易陷入同质化的模式。另一方面,那些能够认真思考和研究数字化时代为我们带来的更多来自社交、电商和娱乐平台的数据和事实
(figure &
fact),并据此去获得真正有意义的消费者洞察和创意的广告作品,呈现出非常强的艺术和传播张力,往往可以形成较过往传统的电视广告片(TVC)更加可观的口碑效应和圈层覆盖力度。嵇海荣
分众传媒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首席营销官第一届终审会是在上海中心举办,去年是在MBS色谷(上海电影技术厂),今年选在上海市历史博物馆,每年金狮奖终审会在场地的选择上都让人印象深刻。现在的广告影片在内容的制作方面能够更多地考虑到自媒体的传播,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今后的一个趋势。我希望在今后评奖的案例里面能够出现当年的一些比较有话题性的作品。高山峰
SMG东方广播中心主任助理/广告中心主任广告对于品牌形象和产品的推广至关重要,其中影视广告的方式最为直观。现在广告人的思路很开阔,年轻的创意团队甚至可以说是脑洞大开。一些短视频平台上比较时髦的拍摄剪辑手法,也被专业广告人拿来运用,让我感觉现在的广告越来越接地气。广告最终是要给消费者看的,因此必须要用当下消费者喜欢的形式来呈现。我认为这一点是广告人必须做到的,用四个字总结就是“与时俱进”。另外,历史博物馆这个终审会场地我觉得特别好,旧的建筑、新的面貌,既有历史的厚重感,同时又能够让我们感受到新的内在灵魂。戴颖
厦门优尼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化妆品事业部董事非常开心可以看到这么多优秀的影片,金狮奖作品传递了一个非常正能量的社会价值观,不仅体现了当代中国文化的内涵,也融入了影片所要传达的品牌价值,希望中国广告金狮奖越办越成功,带给大家更好的广告原创作品。徐雁朋
波司登品牌管理中心副总监社会在发展,媒介环境和消费者的触媒习惯也在日新月异发生着变化。但无论外界如何变化,广告的创意、美感和情怀却是亘古不变的核心,也是能够改变世界的力量所在。而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就是创造了这样一个平台,让我们能够在浮躁和繁杂中,静下心来好好思考广告影片最初的意义。张晓岚
张晓岚营销策划中心董事长兼执行创意总监这次活动给最大的感觉就是互联网的意识在视频广告里面的体现,这种观念和创新是过去的广告所没有的。我也能看到我们的广告和媒体正在朝着一个新的方向转变,这令我感到欣慰。林哲乐
独立导演很多人喜欢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据我所知,可能因为金狮奖是国内唯一单独针对广告影片设置的奖项,相对来说专注、单纯,评委的组成也比较多样,结果也比较公平。而且并不是一定要一条全面出彩的广告片才能获奖,有些比如最佳配音奖等,让有些广告片的单独特点,被大家看到、被鼓励,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欣赏影片。我觉得这一点做的非常好,需要一直保持。胡惠华
生米组成执行创意总监/合伙人前两年我们会看到很多很催泪的作品,今年的作品给我感觉更为多元,我开始看到中国广告影片自己的样子。过去我们看到一些片子会觉得,有的作品很有日本的影子,有的作品有泰国广告的风格,但是今年有好几个片子我觉得还挺别具一格的。中国90后、95后消费者的样子,在广告中被反映出来,这真的是挺让人高兴一件事情。陈维宇
新榜总裁这次看了这么多作品我最大的感受就是,随着广告播放载体的变化,比如从电视到手机,以及新的技术的出现,广告内容也发生了变化,出现了很多新鲜有趣的东西,它们很有活力,也很有发展空间。黄海波
天与空首席创意官我觉得今年作品的质量非常高,我也看到一些业内认可的优秀作品的出现,我相信这样好的作品之后会越来越多。终审会现场花絮紧张的评审工作结束后,可爱的评委老师们纷纷在朋友圈为金狮奖打call!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自2017年成功举办第一届以来,就被业界誉为“中国广告影视奥斯卡”,已为行业贡献一大批金狮奖得主,他们在凭借自身智慧与努力擒得金狮后,也更自信的姿态和心动,继续为影视广告行业的大厦添砖加瓦。只有坚持脚踏实地,才能仰望更美的星空,中国广告正在以沉稳有力的步伐,一路飞驰,奔向美好的未来。2019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终审会取得圆满成功,究竟谁能脱颖而出?所有获奖结果将在4月12日举办的第十八届中国广告与品牌大会暨金狮奖颁奖典礼上揭晓,敬请期待!附2019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终审会评委名单按顺序从左至右,从上至下李家舜
(Michael Lee)阳狮集团大中华区联合首席执行官鲁培康
《中国广告》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王思远
汉狮影视广告公司董事长、优视云集TVCBOOK创始人李 丹
麦利博文(电通)执行创意总监吴瑾旻 舞刀弄影创始人嵇海荣
分众传媒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首席营销官戴 颖
厦门优尼康网络化妆品事业部董事(上海)郝 崎 上海Leo Burnett李奥贝纳
执行创意总监李宇阳 时趣上海总经理高山峰 SMG东方广播中心主任助理
广告中心主任林哲乐 独立导演徐 超 火橙传媒集团董事长骆 新
东方卫视首席记者、新闻评论员汪 蕊 平安好医生(01833.HK)市场副总裁高亮亮
笨鸟新传媒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倪 兵 太合音乐集团国际部总经理黄海波
天与空首席创意官徐雁朋 波司登品牌管理中心副总监胡惠华
生米组成执行创意总监/ 合伙人陈维宇 新榜总裁张晓岚
张晓岚营销策划中心董事长兼执行创意总监本文编辑:秦先普、段小雅、汤子璇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