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2019年就要过半,这小半年的时间里,逐渐涌出了大批新的综艺,大体分为真人秀、情感类节目、音乐类、舞蹈类等等,随着综艺节目的增多,许多品牌选择的范围逐渐增多,到底什么样的节目才是品牌商们所青睐的呢?下边,就来盘点一下2019年综艺节目冠名费的趋势。我们先来看一下四大视频网站的新综艺以及品牌投放情况。来源于:上海剧星智库可以看出,本身自带流量的网综,依然是广告主们的第一首选,当然,这也充分反映了市场的发展趋势:流量为王。再来看看广告主们选择的节目类型。来源于:上海剧星智库可以看到,继《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之后,偶像选秀类节目成为热门的香饽饽,毕竟推出了像蔡徐坤、陈立农、孟美岐、杨超越等一众流量偶像,所以,四大平台在综艺节目的设置上,率先选择了这类综艺,《青春有你》、《以团之名》等偶像选秀类节目被寄予厚望。有了前车之鉴后,虽然《青春有你》、《以团之名》、《创造营》等偶像选秀节目的热度并未有以前的热度高,但可以看出,广告主们还是比较看好这类节目。光是爱奇艺自制的大IP综艺节目《青春有你》由蒙牛真果粒独家冠名,其余赞助商也高达10余家,《创造营》的冠名商依然是牛气的蒙牛大大,整体来看,广告主们对偶像选秀类节目的赞助热情不减。再来看看其他网综,像芒果tv的《女儿们的恋爱》、《哈哈农夫》等这种新型综艺,广告主们的态度则是“观望”一段时间。当然,这里边可以看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网综,是优酷旗下的《这!就是原创》,优酷自制网综《这就是街舞》、《这就是灌篮》等这就是系列网综在2018年引爆热潮,关注小众圈层喜好引起广大受众共鸣,所以,虽然《这!就是原创》是优酷的新自制音乐选秀类节目,但因为其系列的成功,还是受到一众广告主们的热捧,像百事可乐、全民k歌、杜蕾斯等,实力不容小觑。随着冠名商冠名费的增多,如何玩转广告成了各类网综所要思考的,这不,光是广告植入这一块,各类网综就出了许多新玩法。玩法一:乡村养成类节目贴近生活,场景化植入贴近自然2019年的类似乡村生活类的节目主要是以芒果tv居多,像王牌节目《向往的生活3》和《哈哈农夫》,下边就以《向往的生活3》为例做一个简单的分析。通常赞助商会将品牌融入到明星的生活中去,通过展示产品、使用产品来突出产品的一个特性,但正因为是生活化的场景,所以就会显得尤为自然。《向往的生活3》的最大赞助商是特仑苏,那综艺是怎么融入进去的呢?很简单,很自然。第三季中多了一些新成员,除了锅碗瓢盆四只狗之外,还多了一头奶牛,何炅和黄磊为新来的奶牛起名为“苏苏”,还特意提到:“苏苏吃来自内蒙古的专属牧草”,象征着特仑苏牛奶专属奶牛的苏苏,这波植入你服不服。玩法二:音乐类节目专门为品牌打造个性化定制通常音乐类节目的流程都是明星嘉宾进行演唱或是点评。但为了将品牌植入进去,音乐类节目开始另辟蹊径,以《这!就是原创》为例。《这!就是原创》与百事可乐进行合作,在品牌植入方面,百事强调品牌内容与节目创意的有机结合。作为内容方,《这!就是原创》加大了创意植入,把百事可乐的产品与态度主张切入节目场景,你就会发现你是在整个节目的态度与调性中记住百事可乐,同时百事可乐也传递出了自己的态度。玩法三:将品牌融入节目本身,并利用互联网进行联动传播。这类节目专门为品牌量身定制植入桥段,融入节目本身,利用曝光来制造话题,进行二次传播,同时与一些互联网下的app达成战略合作,首先节目与app的互利共赢。这里以《妻子的浪漫旅行2》为例,其中的赞助商就是大热的app小红书,节目中有一个环节就是谢娜团长暖心为几对明星夫妻送礼物,并表示礼物都是从小红书挑选,这种植入方式即增加了曝光,同时也回一定程度上增加小红苏的搜索量,做到了节目本身与app之间的联动传播。玩法四:情感观察类节目双场景植入,增加品牌的曝光度。这类综艺节目的特点就是两个场景切换,一边是参与的明星录制外景,一边则是观察员录制内景,拿《女儿们的恋爱》为例,像傅园慧、任家萱等在节目中与男嘉宾谈恋爱,另外一边的演播室里则坐着父母,通过观察他们的相处来进行评价,这种形式就决定了会有两个场景,所以对于广告的植入,这类双场景的节目大多选择两个场景都曝光,增加品牌的曝光度。玩法五:偶像选秀类节目利用粉丝经济,线上线下联动营销《青春有你》的冠名商是蒙牛真果粒。蒙牛真果粒推出了购买整箱真果粒赠送投票机会的方案。“一物一码,边看边买”深度绑定的营销体系,节目一播出就有许多粉丝为了偶像大量购买真果粒,毕竟想要送偶像出道,得实打实的为偶像投票啊,可想而知,在粉丝经济的带动下,蒙牛真果粒的销量果然一路飙升。这些新玩法,你都get到了吗?

广告养活了一大帮互联网公司,这话还真的没毛病。但是在这个经济下行的时期,广告主信心下降,企业减少广告支出,又极大影响着这些靠广告收入业务为主的互联网公司。近日各大互联网巨头都接连发布了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从数据上来看,广告业务收入都有不同程度的跌幅。腾讯的Q1季报显示,网络广告业务的收入是133.77亿,虽然同比增长了25%,但是环比减少了21%。腾讯的广告收入主要来自于微信、腾讯视频、QQ看点、小程序等。百度今年第一季度的营收为241亿,虽说同比增长了15%,但是依然低于市场预期,增速显然放缓。百度的营业收入基本上都是靠线上广告,近几年学谷歌开辟新科技市场之后,广告业务收入占比才下降到了80%,但依旧是大头。搜狐公司第一季度的品牌广告收入为4300万美元,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为2.34亿美元。张朝阳认为跌幅主要是季节性因素影响,虽然宏观经济环境影响确实存在,但是搜狐在品牌广告方面的市场份额不大,所以影响不会太大。爱奇艺今年总营收69.9亿人民币,其中广告收入仅仅只有21.19亿,比爱奇艺的会员收入还低。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爱奇艺的广告业务收入便持续下降,会员收入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反超广告收入了。爱奇艺的CFO王晓东认为,这是由于宏观经济环境影响导致的,这种状态可能会持续一两年,接下来会对广告营收持谨慎态度。网易第一季度广告营收为4.39亿人民币,同比降低了5.1%。广告业务不是网易的主要收入,但从Q1财报来看,作为游戏巨头的网易,今年第一季度在销售、市场方面所支出的费用明显减少了,同比去年下降了31.9%,仅仅有17亿人民币。其他企业也一样,腾讯今年第一季度在营销这一块的支出同比下降了25%,360同比下降33.55%。同样对广告业务赖以生存的趣头条也在近日发布了季度财报,净营收11.1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73%,高于市场预期。虽然广告业务收入增速可观,但这是基于趣头条本身高速发展的情况,跟去年第四季度的营收比起来其实只有4%~7%的增幅而已。趣头条CFO王静波也同意广告市场疲软这一事实,因此趣头条也调低了今年的营收预期。广告市场疲软的情况下,也有不受伤害的互联网公司。拥有今日头条和抖音两大IP的字节跳动,广告业务也是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随着影响力与日俱增,字节跳动的广告营收目标从2017年的150亿跃至2018年的500亿。而据国外媒体报道,在国内广告下滑严重的情况之下,字节跳动确实勉强超过了2018年的营收目标,收入在500亿到550亿之间。此外还有媒体爆料称字节跳动今年的目标是1000亿,对此市场传言,字节跳动方面表示不予回复。从CTR
媒介智讯发布的数据中可以看出,今年国内第一季度广告市场下降了11%,迎来了11年来最大的跌幅,而且是传统媒体广告、互联网广告集体下降。数据显示今年只有33%的广告主有增加广告支出的打算,而这一数字也是近十年来最低的。(图片来源:CTR
媒介智讯)2019年广告市场疲软是有据可查的,连腾讯、百度这样的头部互联网公司广告收入都开始缩水,百度更是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其他靠广告生存的互联网公司就更不用多说了。广告市场是好是坏,上面这些互联网巨头的财报都已经告诉你了。

就业是民生之本、财富之源,今年,国家实施了全面就业优先政策,各行各业对于人才的渴求仍是依旧,几十个二三线城市纷纷发布了各种人才引进与落户政策,既是为了留住人才,也是希望通过政策吸收优秀人才促进城市发展。但在广告传媒行业,一些公司裁员现象严重,许多毕业生难找工作也常被新闻媒体报道,看上去不太乐观的就业前景让许多毕业生望而却步。我国的广告传媒行业,虽然不缺人数,却非常缺少真正适合广告传媒岗位需求的人才,因此,猎寻到优秀的匹配人才一直都是企业的一大难事。又到一年毕业季,上海的4A广告公司CCG集团(上海东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针对新一轮的招贤纳士及新人培养,推出了系列策略,深入贯彻落实扎根人才培育。一方面,该集团早在四月份就与浙江传媒学院签订了校企合作协同育人协议,这样的初步合作,双方能就人才培养的核心问题上相互促进、优势互补,据悉,之后集团有意运用学科竞赛、定期宣讲匹配专业老师直接推荐等方式优化校企合作项目;另一方面,集团将直接进行校招,五月底将举办两场校园招聘会,希望能为应届毕业生提供合适的就业岗位,为集团注入新鲜血液。除了以上这些校企合作计划、校招计划,面对即将到来的应届实习生或者新员工,CCG集团着重推出了“导师计划”。近日,CCG集团总裁孙桂娟和副总裁任琼对集团的首批导师进行了授牌,正式启动该项“导师计划”和“新人培养计划”。孙桂娟女士表示:“要使集团人才有良好的发展,必须要从一开始就帮助新人有效提升职业专业素养、丰富知识结构、培养创新能力。”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