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常见的市场规律推论,短视频已经是一个极其成熟的产业:产业上游看得见清晰的商业模式、产业下游看得见可行的上升渠道、投资者能够获得直观的价值回报,再加上网络环境的进一步建设、拍摄剪辑技术的进一步下沉、设备和相关人次储备进一步完善等因素,像极了每个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现象级风口。不过你也很容易发现,在行业语境中几乎很难发现有人用“成熟产业”来定义短视频,并且有两个很难反驳的理由。首先是所谓的产业下游上升渠道有归有,但却很难做到稳定。比如最常见的上升渠道“算法”,在短视频平台想要获得热门推荐的前提,是通过算法的初筛成为“待推荐视频”从而进入人工审核阶段,而推荐算法则通常参考作品在初期流量池内(比如前600播放量)的关键数据(点赞、评论、完播、分享等)来完成。可内容产业是先天与C端充分对接的,甚至某种程度上是由C端主导的,在政策环境、市场环境、行业环境等诸多因素的不断影响下,平台必须以天为单位不断对算法进行优化调整,要求人们投入更多的精力去研究透彻。另一个无法反驳的理由来自于上游的商业模式。一方面,短视频内容创作者们的确有丰富的商业模式,比如电商带货、内容采买等等,然而这些商业模式也充满了拿来主义的色彩——电商带货是电视购物的新渠道变体、内容采买更多由专业影视团队操盘、内容订阅往往局限于深度垂类——目前并没有任何一种商业模式是基于“短视频”这个内容载体的特性所原生的。当然并不是说任何产业都必须要有自己原生的商业模式,短视频区别于其他内容载体的新特性,完全有可能放大固有模式的优势。但同样无法否认的是,无论我们从什么角度去理解,“短视频”始终是被工具化对待的。它可以加速一个渠道的形成,可以放大一波流量的聚集,可以实现一次有效的推广,但当他独立存在时人们的印象随即就变得刻板而负面:“短视频不就是拍着玩,难道你还想红吗?”所以即使舆论已经呈现绝对的“一边倒”,我们也有充足的理由相信李子柒在2019年12月的忽然爆火并不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公关传播。毕竟对于人民、对于产业、对于产业中求生的人民来说,这次爆火真的太及时了。抛开田园牧歌这样的内容契合了年轻人逃离城市压力的需求,从短视频这个产业行业来看“李子柒”,其实有另一种路径。如果将这轮“李子柒爆火”的关键词锁定在新媒体、全民认同和影响力出圈,这样的舆情节奏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当年的papi酱。尤其是将成功出圈的核心因素、外部环境进行类比,人们很容易发现这两轮时隔3年的全民狂热有很多共同之处,比如对人们感官造成强烈冲击的“价值创造能力”。如上图显示,papi将百度搜索热度的巅峰出现在了2016年3月到5月之间。在这期间papi酱先后完成了首轮的1200万融资、以及成交价2200万的第一支广告位拍卖——要知道当时自媒体(或者新媒体)团队虽然也屡有融资,但基本都维持在百万人民币级别,papi酱直接将这个数字推上了一个新的维度。李子柒的情况非常类似。虽然在各种采访报道中李子柒都没有表现出过于强烈的商业野心,她的内容自始至今也没有多余的商业植入色彩,但人们也从不吝惜文笔来描写李子柒的收入有多夸张,第三方平台Noxinfluencer估算的“单个视频合作费用高达80万、一年的广告分红预计达4452万元”被大量引用。成长方式就更加重合了。如果将papi酱的内容解构为“收集网友们最热门的那些评论和段子,进行视频化的集中演绎”、将李子柒的内容解构为“寻找符合公众预期的理想生活方式”,不难发现两者成功脱颖而出的背后有着共通的逻辑,即一方面消除了人们长期以来固有的镜头疏离感,将视频能够承载的内容更靠近平民语境,另一方面也找到了全新的公众情绪/互联网文化的集中表达方式,与同类竞品们划出了泾渭分明的界限,也通过这一波新鲜感积累了大量流量。并且李子柒和papi酱都完成了圈层的突破。虽然从品类上看两人都是短视频创作者,但两人并不依赖于短视频内容平台。当她们进入微博这样更受众面更大、社交属性更重的广角平台后,仍然有出色的生命力,甚至能够有效利用微博的社交资源,进一步完成社交资产的积累。所以李子柒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理论上我们已经可以根据papi酱的发展轨迹来进行一个大概率预测。比如将个人升级为品牌再提炼成方法论、搞个“ziqitube”全媒体内容平台什么的,看上去只是个时间问题。但这轮全民李子柒狂热仅仅是重复了papi酱3年前的轨迹吗?显然不是。翻看两者爆火之后的舆论走势,又不难发现“papi酱爆火”与“李子柒爆火”表面上都成功地将公众注意力聚焦在了短视频上,客观刺激了产业向前发展,但在输出结果上却有着非常微妙的差异,并直观体现在舆论环境给予两者的待遇上。肉眼可见的是,papi酱在2016年的爆火也随之迎来了一轮全方面的质疑。比如在投资人层面,蓝港在线总裁兼CEO王峰在papi酱3月完成首轮融资后曾经在朋友圈说道“无论是投资者还是创业者,最好别迷失在所谓网红的鬼探中,那些眼球都是浮云”,充分表明了其“不看好”的态度;而到了4月,papi酱又因频繁出现粗口低俗内容,在“群众举报和专家评审结果”推动下被广电总局勒令下架修改。而人们对待李子柒的认同不仅是全方位的,更是以由内而外的姿态展现。除了来自资本市场和产业端的肯定,自媒体的“议程设置”在整个舆情发展过程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自媒体发起话题、自媒体参与讨论、自媒体再将这种热论热度充分地表现出来,最终吸引来自官媒的认同——换句话说,“李子柒能成功”基本已经成为了专业领域内的共识。当然理论上两者之间形成这样的差异是一种必然,毕竟papi酱和李子柒分属两个不同的内容品类,受众不同也自然决定了她们面临的舆论环境会有所不同。但也正如郭德纲所说的那样“只有同行之间才有赤裸裸的仇恨”——能够让自媒体等内容产业从业者,尤其是被短视频大量分流注意力的图文类自媒体认同,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很难实现的事。再考虑到李子柒的最大“黑点”,即“过于田园牧歌式的内容策略”,本质上是帮助人们在精神上实现对现实生活的一种逃离——其现实意义仅仅局限在一次发泄压力的心灵马杀鸡,远不及papi对公共情绪的即时反馈——似乎与许多自媒体所坚持的价值底线相悖,这样的集体认同更增添上一层魔幻的色彩,也更值得我们去继续发问:从papi酱到李子柒,人们到底需不需要短视频?如果需要,人们又想通过这种全产业生态式的集体认同,对外界传递出什么样的信号呢?首先我们可以明确人们肯定需要短视频。最起码从非常功利的角度来讲,大环境越是信息过载就越强调传播路径的重要性,当短视频实现了低门槛、短路径和直观表达,人们没有理由去拒绝这种更符合当下传播环境的内容载体。而从这个层面上来看,我们开头所提到的“短视频工具化”其实也无可厚非,至少短视频在这样的设定里有明确的产业分工,能够为整个产业的繁荣程度提供一个稳定的下限。那为什么整个产业还需要为一个产业分工已经明确的内容载体,掀起新的一轮狂欢呢?这个问题我们或许可以从短视频产业的发展简史谈起。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国内最早的一批短视频产品出现在2013年前后。比如快手成功GIF制作工具到短视频内容平台的转型,就发生在2012年11月;还有如今被重启并且砸入重金的微视,其初代产品的雏形可以追溯到2013年;美拍是稍晚一些的产品,最早的版本出现在2014年上半年。这种时间点高度集中的现象并不是孤立存在的。我们很容易在相关的行业报道中,看到这个时间区间的另一个称呼,即国内手机市场的“第二轮换机潮”——智能手机成为主流、4G流量资费进一步降低、网络环境得到充分改善、手机在供应链充分保证的情况下实现成功下沉,推动移动互联网用户开始超过PC用户。所以当你将这两个发生在相同时间点的大趋势结合起来看时,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如今大量的网民是原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短视频作为同样原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内容载体,是他们最重要也最主流的互联网场景之一,并定义了他们的互联网画像。当然,如今我们站在上帝视角来看,正是这样的背景拓宽了互联网产业的赛道,让人们看到了许多新产业发展的契机(例如新媒体)。但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至少有三个问题影响着人们对于新趋势的判断:-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到底能不能带来一条新的生长路径?-新的内容载体到底有怎样的产业分工?-移动互联网用户仅仅是技术下沉的普惠者,还是能够重新定义未来的产业环境?这些问题显然决定了这个即将到来的新趋势的上限与下限,而原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短视频创作者们显然是最合适的回答者,甚至没有之一。papi酱并没有很好地替人们找到这些答案。在她之前,草根内容创作者们(比如胡戈、叫兽、卢正雨)虽然也能够得到价值认同,但背后总是有“正规军收编”的影子(比如叫兽之于正统形态的影视公司万合天宜、万合天宜之于优酷),并没有跳出传统产业模式所设置的成长框架。因此当papi酱以草根创作者的形态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同,能够顺利进入产业的上游时,人们自然会用足够的热度来匹配这样的尝试:至少我们看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所带来的新可能性——而遗憾的地方也在这里,随着papitube的建立以及经纪公司的签约,人们原本期望的“新可能性”再次妥协于传统产业模式所设置的成长框架——人民需要“papi酱”还是一个名为“papi酱”的娱乐明星,答案不言而喻。“李子柒”这个账号的成长过程显然更接近答案。比如在内容构成上,或许你会觉得李子柒“田园牧歌”式的内容节奏过慢,不如同类型账号“野食小哥”那样带来冲击感,不如“办公室小野”充实,甚至不如美食类综艺那样有绝对的注意力焦点(比如明星),但新内容载体的特性却也在这个过程中被发挥得到了一种极限:-画幅更小,意味着人们的注意力更聚焦,更强调对细节的把控;-时间更短,意味着人们需要鲜明的主题,更强调内容的完整性与延续性;-观看场景更随机,意味着人们的需求更直观:将时间交给你,你来替人们进行更好的规划……甚至在我们传统概念里互相孤立、品类不同的内容平台,也在李子柒的成长过程中被串联起来,以不同的分工组成了一个“极有移动互联网时代特征”的成长路径,比如微博。在人们的印象里,微博更像是一个进阶式的平台,代表着一个人的热度高低。比如双11到双12期间基本从热搜下不去的李佳琦,在通常的逻辑判断中,这就意味着“李佳琦红出圈了”。但实际上微博显然不仅仅是一个流量集散地。一方面,微博能够成为“出圈标志”的前提,是它囊括了容量足够大并且维度足够丰富的用户样本——这是其他任何平台所无法提供的,也意味着创作者面对着更大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微博近乎于全品类的内容展示方式,也给创作者提供了与市场充分交互的手段。也就是说,如何真正意义上的激活“微博”平台的潜力,是每个内容创作者都必须处理好的问题。而李子柒的成长过程则提供了一组理想的答案。理论上微博并不是李子柒最主要的内容发布渠道,但拉通她的成长经历你很容易发现,李子柒的每个重要节点几乎都有一个“微博盖章”的过程。以2017年5月爆发的舆论危机为例(主要集中在李子柒是否为团队操作的成品、怒吃独立制作者人设的争议上),其最终是以李子柒在微博上官宣“停更”为最终节点。当然类似的例子也有很多。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今年早些时候“办公室小野”所引发的舆论危机,从爆发到解决几乎每一个环节都是以“微博”作为节点进行扩散的,但考虑到不同内容载体的职能明确,和成长路径的完整性,“李子柒”毫无疑问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模板了。总之我们完全可以将“李子柒热”进行这样的提炼:人们想通过对于李子柒的共同认可,为这个时代的发展方式寻找一个参考答案。这个答案或许并不是最好的,但至少是它充分探索了这个时代的所有特性,并这些特性的优势尽可能地发挥了出来。现在的“李子柒”就像一个框,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从文化输出到现代人的理想生活,李子柒在不同的通稿中不断更换着头衔,以不同形式满足着人们的想象,支撑起了一篇又一篇10W+。当然李子柒值得这样的褒奖,但可怕的地方在于,当这种集体认可上升到足够的规模时,无论李子柒的初心是否如此,她都很难在“寻找人们理想生活”的需求上选择独善其身,人们也很快忘记了当初追捧“李子柒”的真正意义,开始符号化地对其进行改造,然后又一个一地鸡毛的故事。所以李子柒必须火,也有充分火的理由,但如果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快速找到“李子柒火”背后的真实诉求,那么随着“李子柒爆火”带动了行业的大量复制生产,当“李子柒热”的规模影响了产业的规划和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当李子柒的意义被媒体当大到了社会问题的思考层面,这个本来可以很完美的模板的解读,也将肉眼可见地失去实际意义,最终被遗忘在了不断的迭代过程中。“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汉堡薯条吃多了容易油腻麦当劳别出心裁发布一组创意平面广告仿佛在一张白纸上抠出各种麦当劳美食的镂空造型透过图形,是一天中不同时段的天空可爱的画风,瞬间感觉清新不油腻↓↓↓08:00清晨,一杯麦咖啡醒醒神开启活力四射的一天12:00忙碌了一上午来一份开心乐园套餐续航一下14:00下午茶时间,麦乐鸡补充体力16:00再来一份金黄香脆的薯条17:00这时天空的纹理是最迷人的仿佛用料十足的巨无霸汉堡19:00天空被晚霞渲染成粉红色如麦炫酷一样甜蜜蜜的惹人爱21:00绚烂的星空让新地闪耀这组海报看下来令人神清气爽从早到晚的天空仿佛被麦当劳承包了画风清新可爱,甚至都能做手机壁纸都说麦当劳是被快餐事业耽误的广告公司这话不假,把“小清新”驾驭的炉火纯青这组「灯火摇曳」与上述有异曲同工之妙霓虹灯组成的食物形状,梦幻十足一个卖炸鸡汉堡的品牌竟如此文艺范儿(佩服佩服)下面这组名为「雨天印象派」清新的画风颇具油画风格“雨天觅食困难?麦当劳送餐上门”这组通过不同色彩灯组的搭配设计搭配出光影版“薯条”、“汉堡”、“冰淇淋”既直观又温馨唯美传递出麦当劳夜间营业的温馨感还有一组利用亮与暗反差的意境海报《The
All
Night》其中的光影表达更是直观且意味深刻黑暗中的都市除了公寓、阁楼民宅、商业办公楼的亮光外就只有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与之相伴既真实突显又侧面的托出了消费场景与24小时服务的理念理念营销甚是深刻除此之外还有三月份引起热议的户外广告也是创意输出力度MAX不是户外广告屏幕坏了也不是你眼花了没有错这就是一张张模糊的海报敢这么玩新意表达的也只有硬核的麦当劳了海报越模糊就越是让人记忆深刻(相信此时的强迫症患者已经在对着海报大喊:“这是汉堡”!“这是薯条”!…)这波反其道而行的海报宣传着实击中了消费者

作者:陈纪英,来源:财经故事荟原标题:流量饥渴有病,会员经济有药“ Prime
已经成为亚马逊的中枢神经系统”,卷起袖子的贝索斯露出了他大力水手一般的强壮手臂,他告诉《福布斯》,“
Prime 与我们的消费者产品密切相关”。在 Prime
成为撬动亚马逊持续高增长的支点之后,市场普遍对“会员经济”产生了如同宗教一般的信仰。纽约大学教授斯科特·加洛韦对科技公司一向刻薄,他曾断言小扎的“城堡要倒塌”、特斯拉要完蛋。但是他对
Prime 赞誉有加,“持枪家庭在美国占比 44 %,去教堂做礼拜的家庭占比 51
%,而开通亚马逊会员的比例高达 52 %”。这种“信仰”也俘获了中国企业,2018
年被称为中国会员经济元年。在阿里,88VIP会员是其“一号工程”;一度坚持免费模式而陷入亏损的独角兽们,试图通过会员模式,扭亏为盈;单打独斗已经来不及了,跨界合作渐成主流,而用户基数庞大的视频行业,成为了跨界合作的首选。优酷刚刚与中国移动推出了亲情会员,此前它的合作名单还包括微博、华为;而爱奇艺则先后牵手京东、携程等。在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消失殆尽之后,会员经济能否描绘互联网行业的第二条增长曲线?1、会员经济60年:五大模式,谁主沉浮正在变得无处不在的会员经济,到底是什么?曾经服务过
Netflix、雅虎的美国战略公司创始人 Robbie Kellman Baxter
在其著作《会员经济》中对此有过定义:找到你的超级用户,掌握永久交易,并建立经常性收入。如果往前溯源,会员经济最早诞生于
15
世纪的欧洲,封建贵族因不屑与平民为伍,组织了各种类型的封闭式会员俱乐部——会员成为了贵族生活的入场券。基于同样的逻辑,最早的现代会员经济,其实是门槛性会员,或者叫原生性会员,用户即会员,会员即顾客,三者关系一一对应——他们只为会员提供服务。其典型代表是
1963 年创立的麦德龙,1976 年创立的 Costo,1983
年创立的山姆会员店等。这种门槛性会员店,其实是贫富分化、消费分层的产物——那些收入丰厚的中产人群需要远超大众的产品和服务,而他们丰沛的财力、蓬勃的欲望、频繁的消费,也足够支撑起麦德龙、山姆会员店、Costo的良性运转。这种门槛性会员体系在互联网时代越发显其短板。会员消费模式,意味着其只能服务少数忠诚客户,天花板效应明显,而且,随着零售市场竞争的激烈,其供应链的优势在削减,不再具有垄断性,产品的独特性和价格的优惠性也在式微,对会员的吸引力越来越小。正因如此,会员性零售商正在普遍陷入困境。10
月,麦德龙中国卖身物美;在美国,山姆会员店一年关掉了 63
家门店。第二种模式是订阅会员,典型如奈飞。订阅会员模式下,会员费就是平台主要甚至全部营收。Netflix98%的收入都来自于会员。在中国,早期屌丝经济占据主场的时代,视频网站用户习惯了免费模式,花样繁多的广告,就是免费的代价。现在,他们愿意通过付费来避免广告的打扰——订阅会员付费的背景,是娱乐消费的升级。第三种模式则是增值性会员。所谓增值型会员,典型如亚马逊的
Prime,阿里的88VIP,以及中国的视频网站会员等等。截止 2018
年底,亚马逊的全球 Prime 会员已经超过 1
亿,而其年度消费额还在持续增长,从 1300 美元增长到 1400 美元,而非 Prime
用户年均消费的则从 700 美元下降到 600
美元。这种会员模式适合服务大众市场的公司,对于付费的核心会员,其提供了超过一般用户的增值服务。第四种会员,则是积分激励式会员。这种会员多见于航空公司、酒店等等。会员无需额外付费,注册即可。一旦里程和住宿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兑换实物产品以及机票,享受VIP服务。尽管航司的积分体系保持了会员的忠诚度,但也遭遇了诟病——随着VIP人数越来越多,配套的VIP服务体系并未同步增长,导致VIP用户享受的服务持续下行,比如,国航金银卡的诸多优先服务,已经陆续取消。第五种会员模式,其本质是预付费,比如各种线下美发卡,健身卡,以及互联网教育的课程卡等等,不再赘述。时代变迁,行业不同,会员经济的模式迥异,最近两年,互联网行业追风的会员经济,既是对传统会员经济的继承,也是进化和改良。为了疗愈流量饥渴症,中国互联网巨头”一下一上”——
一边下沉寻求增量,一边挖潜存量用户,把其升级为付费会员。会员能够贡献更高的营收,带来更好的现金流,阿里88VIP年均消费
10 万以上,消费品类丰富度是普通用户的 6
倍以上;会员持续粘性消费,平台无需额外付出高昂的获客和营销成本,首次订阅亚马逊
Prime 的消费者,首年续费率 91%,第三年的续费率达到
96%;会员费如同一座堤坝,圈住流量不流入竞对的池子,典型如运营商的套餐服务。在上述五种模式中,到底哪些更适合互联网呢?我们认为,增值性会员模式会成为主流。第一,可以无缝覆盖全域市场。通常来说,用户大概可以分为三类,分别是忠诚用户、不敏感用户和摇摆用户。亚马逊和阿里为
Prime 和 88VIP
会员多开一扇窗的同时,也不关闭针对普通用户的大门,让普通用户成为核心会员的增量池。相反,麦德龙、山姆会员店的模式,彻底堵上了犹豫用户升级为核心会员的入口和通道。其次,提供了分层服务。在复杂的中国市场,贫富分级、消费分层才是真相,更具包容性的增值性会员模式,才是互联网会员经济的主流模式。2、封闭-生态-共享:开放成主流早些年间,会员的增长都靠企业一步一步爬坡缓行,但心急的互联网行业等不及了,会员从封闭走向开放,从独占走向共享,这一变迁,是流量饥渴、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会员体系升级的产物。从这个维度考量,会员经济可以切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单打独斗的封闭模式,平台自行挖水渠建河道筑堤坝,圈定用户,早期的会员体系都是这一类型。第二阶段是生态阶段。所谓生态阶段,比较适合各大经济体。股权关系、合作关系、利益关系紧密的公司和业务板块之间,会员权益打通。亚马逊的Prime会员、阿里的88VIP会员都是如此。Prime会员的权益覆盖了媒体、物流、视频、阅读等;阿里的88VIP会员覆盖了吃、听、玩、看、买等。生态会员的优势在于,对于C端用户,权益更为丰富,更有吸引力。而对于平台来说,各个业务板块之前可以互相引流。阿里曾公布过一个数据,每
100 个88VIP会员里有 38 个转换成优酷会员,有 32 个开通饿了么会员,有 27
个是淘票票会员。第三种模式则是联盟会员,或者叫共享会员,会员体系进入了异业跨界打通的阶段,这是会员体系开放的最高阶段——两个互相打通会员权益的平台之间,完全独立。这一模式的代表,典型如视频网站优酷和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的合作。11月26日,优酷和中国移动联手打造全网首个亲情会员服务体系,中移动拿出流量资源和通话资源,优酷拿出内容资源,然后通过社交裂变,“一人购买三人共享”,对准的是家庭的视频娱乐、上网流量及相互通话三大刚需。从价格来看,这个会员体系真是相当良心了。三个优酷会员、三个用户每月15G流量、通话免费等等,原价全年1128元,折后全年269元。为何两家行业迥异公司在会员运营上会走到一起?其答案就在于,这个合作是把会员经济利用到极致的案例。第一,彻底的开放性和共享性。两个并无利益关系的独立公司,要打通会员权益难上加难,合作的基本前提有两个。首先双方业务不具有竞争关系,必然是异业和跨界的,相反,其业务通常还有上下游的承接关系,比如流量服务,是视频娱乐服务的上游,具有协同效应。其次,门当户对,互为增量。中国移动作为运营商的老大哥,亲情会员用户数约3亿,其中1.5亿全球通用户,是家庭中的付费决策者;而视频会员则是目前会员制经济中,规模最大的群体,优酷背后的阿里生态,也为双方用户在衣食住行等其他领域的合作,提供了广阔前景。再从用户年龄上,中移动的用户覆盖老中青少四代,而线上娱乐消费群体主要集中在三线以上城市20-40岁的人群。借道合作,优酷可以借此提升用户年龄的宽度。第二,社交裂变性。一人购买三人共享,考虑到用户观看不同视频的私密需求,三人将各自独享优酷会员权益,保证隐私不受打扰。三人共享的玩法,对用户来说是额外的三倍权益,但对平台来说,则是一次锚定了三个会员用户。过去,中移动是运营商里的老大,手机号也逐渐成为登陆各大平台的底层账号,比如银行卡、微信等等,换号成本难以承受,而且基于无法转网的现实,所以,运营商用户几乎妥妥都是终生用户,运营商压根不担心用户“跑路流失”。但如今形势已变,11月27号,携号转网正式在全国实施,整个运营商市场将会迎来大洗牌,泰山压顶的新挑战扑面而来。过去,运营商惯用价格战,但价格战并无独特性,杀敌1000,自伤800;因此,为自家用户争取更多额外的独特权益,就成了新卖点。这也是中移动联手优酷的原因。基于这种裂变模式,对于存量用户来说,中移动一次锚定了三个用户不换网;同时,对于打算转网的其他运营商的用户,也形成了极具诱惑的拉力,一次活动,拉来全家新客户。而且,一旦全家的网络沉淀于此,养成消费习惯,很难再迁移更换平台。第三,存量和增量互相引流。就整个用户规模来看,中国移动用户量高达10亿。水从高处流往低处,中国移动必然能够给优酷带来新用户,新会员。但是,此次优酷和中移动的合作,并非中移动单向的流量输出,优酷对中移动的5G战略,也有回流反哺价值。今年11月初,中移动发布了其5G战略的小目标——明年新增5G手机超1亿部。要知道,5G资费水平要远高于4G,而愿意溢价尝鲜5G的用户,大多都是视频和游戏的重度用户。5G高速模式下,玩游戏、看视频不卡顿。工信部部长苗圩早就下过结论,5G是发展超高清视频的重大机遇。而优酷会员中的重度视频用户含量较高,今年6月开始,优酷还推出了高清经典专区,高清片库目前已经扩容至2000+。借道此次合作,中移动可以为其5G战略寻找种子用户。由此可以看出,优酷和中移动的这次联手,其实利用存量用户池,互给对方引流,互为彼此增量——既然拉新成本越来越高,与其把预算花给广告主和羊毛党,不如让利于会员和老用户。未来,类似的共享式会员模式,将会越发普遍,各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会员联盟,也会持续出现。全域的消费升级、普遍的消费分层、蔓延的流量饥渴症,过时的免费模式,退潮的屌丝经济等,多股潮流融合之下,提供了升级和分层服务的会员经济占到了C位,它是互联网寻求新增长方式的解药,也是消费大潮裹挟而下的产物。-
EN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