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品味帮你辨别出你想做的和你会做的之间的距离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美国最火的广播节目“This American Life”的Ira
Glass通过一个视频告诉我们他的经验,
他说,在刚开始几年里,你的作品可能并不如你希望的那么好,你试图做好,但是能力并没有达到。但是记住品味是你的一切,如果你的品味足够好,那你就能意识
到你做的东西是很蹩脚的,是不够满意的。很多人没有度过那个阶段就中途退出了,但是我见过的所有优秀的创作者,都曾有过这样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中,他们有
很好的品味,他们知道他们所做的并不让自己满意,但最终都度过了这个阶段。因此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阶段,如果你正处在这样的阶段,你需要知道这是正常的。
你所唯一能做的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做很多很多的事,每个月每周都做出新的东西,只有通过大量的实际操作,你才能跟上你的品味,才能够弥补品味和能力之间的
间隙。你的品味帮你辨别出你想做的和你会做的之间的距离。

2. 什么决定你的品味?

一个人的品味由多个因素共同塑造,最直接的是一个人成长环境的文化,中国的文化是什么也许透过frog
Design的创意总监Jan
Chipchase的这几张图你就能看出一些,财富和贫困的差异,西方文化和传统文化的差异,梦想与现实的差异——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好设计是有创意的
innovative

图片 7好设计让产品可用
makes product useful

图片 8好设计是美的
aesthetic

图片 9好设计让产品易被理解
be understood

图片 10好设计是不唐突的
unobtrusive

图片 11好设计是诚实的
honest

图片 12好设计是不过时的
durable,timeless

图片 13好设计贯穿到每一个细节
thorough to the last detail

图片 14好设计关心环境因素
concerned with environment

图片 15好设计是尽可能的无设计
as little design as possible

Dieter
Rams所说的设计是工业设计的范畴,工业设计是塑造可操控产品的艺术。设计对象包括人们要的用各种实体,从餐具到椅子,从电话到汽车。在这里不讨论工业设计和其他领域的区别,也不去逐一探讨Dieter
Rams的设计原则,仅仅挑出几个有意思的分享。

5. 好设计是尽可能的无设计As Little Design As Possible

这句话换个说法就是“好的设计是简洁的”,这个观点听过无数遍,不论从数学领域,建筑领域,绘画领域,你都会听到这种说法。在数学
里,越简短的证明公式就越好。对于建筑师来说它意味着精心打造的结构,而不是表面的装饰。同样,在写作中,这种观点意味着只说必要的话,并且尽量简短。

建筑领域中密斯·凡德罗采纳了包豪斯建筑学派的风格,继承了包豪斯的创始人格罗皮乌斯的
现代主义建筑的观念,并且将种观念带入美国,提出“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的建筑哲学,开创了现代主义建筑的时代。当现代建筑想要抛弃建筑中的装饰的时,他们不自觉的的还是会设计带有装饰性的建筑,只有“空间”和“关连(Ariticulation)”的概念代替了“象征主义(symbolism)”和“修饰”成为建筑的关
键词时,好的建筑才出现,John
Ruskin曾说过“建筑是结构的装饰”,但现在可以说,装饰建造可以,但是不要建造装饰。图片 16

图片 17好设计是有启发性的

图片 18好设计是困难的

图片 19好设计是看似容易的

图片 20好设计是有些奇特的

图片 21好设计是成批出现的

图片 22好设计是大胆的

9. 好设计是有启发性的

你的品味帮你辨别出你想做的和你会做的之间的距离。文学作品可以被分为描述性和启发性,绘画作品也是,启发性的作品往往比描述性的更打动人心,正如每个人看到
《蒙娜丽莎》都会有自己的理解一样。在建筑和设计领域,这个原则意味着一个建筑或者产品,应该允许你按照自己的意愿使用。比如一幢好的建筑物应该充当一个
平台,人们在这个平台上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而不是让人按照建筑师的意思去安排你的生活。对软件行业来说,这条原则意味着应该为用户提供基础的元素,并且使得他们能够随心所欲的组合,就像乐高玩具。在数学领域,有启发性意味着一个好的研究应该可以为许多新工作提供基础。在学术界里,大体上可以把被引用的次数当做启发性的衡量标准。

10. 好设计是困难的

做出伟大作品的人,我们会发现他们的共同点都一样,他们工作的非常辛苦。解决越困难的问题越需要努力付出,登
山的时候,必须扔掉一切不必要的装备。有一个关于王石的故事印象很深刻,冯仑在谈王石时说:“王石登珠峰的时候,每登到一个阶段,
回到大本营时,就一头扑进帐篷,躺下,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多说,队友以为没气了,但王石说,到那个时候自己只想多蓄积精神,以便能登上珠峰,其他什么都不想。”然后冯仑又说另外一个登山者,每到一个阶段就跟媒体通气儿,很兴奋地谈自己看到的感受,结果到8000米的时候再没有力气登上去了,只好遗憾地下山。所以,当人有了一个目标的时候,就应该不遗余力,耐得住寂寞,才能登到高处。在设计中,当困难太大的时候,就逼得设计师不得不选择最简单的设计,当解决难题成为设计师的主要任务时,那些花样,流行,装饰全都不存在了。并非所有的痛苦是有益的,有好的痛苦,也有坏的痛苦,你需要的痛苦是让你向前冲的痛苦,而不是无作为的痛苦。设计工作中,解决问题的痛苦是好的,但是挑剔的客户和低劣的材料带来的痛苦是坏的痛苦。德国包豪斯学派的设计师采取美国建筑师路易斯
沙利文(Louis Sullivan)的“形式追随功能(form follows
functions”的观点。因为当功能本身就很困难的时候,形式必须追随功能,因为没有别的精力再开发多余的“形式”了。同样,人们觉得自然界里野生动
物是很美也是因为他们富有挑战的生活让他们的每一个特征都有其作用。没有丝毫装饰和浪费。”Time
always softens the pain and makes things look like more fun than they
really were.But who said everything has to be fun?Pain builds
character.(Sometimes it builds products,
too.)时间总是淡化痛苦,让一切变得比实际情况更轻松。但是谁说生活一定是轻松的?痛苦造就性格。”Jamie
Zawinski,”the netscape dorm”

11. 好设计是看似容易的

当我们看到优秀的设计师做出的作品时,常常会想他们这不就是个这嘛,这也太容易了吧。但是这其实是一种错觉,
一个好的产品很好用的很简单,可能是经过了不断的改善。比如好的文章读起来很轻松,但是背后可能经过反复修改。科学和技术上的重大发现,在形式上往往很简
单,看过之后你会觉得这办法我也可以想出来。Adam
Savage在TED上做了一个演讲,“简单的想法是如何引导科学发现(How simple
ideas lead to scientific discoveries)”他
通过两个生动的故事告诉我们重大的科学发现是来自于简单的,有创意的方法的,这个方法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但是实际上却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出伟大科学发现
的。达芬奇的绘画有些只有寥寥几笔,但他却画出了最重要的东西,单独看这些线,你会觉得没什么困难,但是你开始画的时候就会发现那是很困难的。用线作画实际上是最难的,因为他要求对对象的准确把握和高度的概括。许多小孩子放弃画画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开
始学习成年人的绘画技法,用线条勾勒。因为用线条作画是最为困难的,而中国的传统水墨画都是用深浅的线条画出来的,所以,可以说中国传统画家对事物的概括
能力是世界上最好的。而我们在新的时代却把这些能力忘记了,或者不再谈论了。图片 23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