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程序化购买引入国内以来,还有一个原因是消费心理的变化

自程序化购买引入国内以来,一直以迅猛的速度发展。根据预测,2018年全球程序化将占到数字展示广告总花费的64%,约为641亿美元。

一个公认的现象是,营销越来越难做了。

4月26日,正值北京车展之际,由汽车营销经理人俱乐部主办、寰球汽车承办的“新力量
新变革——2018汽车营销经理人俱乐部北京峰会”在北京举行。凤凰网高级副总裁池小燕以“新时代
新势能”为主题,探讨了在中国汽车产业“新四化”的战场上,如何用技术与艺术的融合实现完美营销,并提出讲好中国故事的时代营销倡议。

程序化购买之路

原因归结下来应该是多种多样的,但归根结底其实是品牌失去了对目标受众的绝对掌控。千禧一代(1988-1995)已经成为了当下社会的主流消费群体,但这代消费者相比上一代发生了核心巨变。

图片 1

传漾作为国内数字广告技术流代表公司,在互联网广告行业深耕多年,拥有行业内多项关键技术。2011年,传漾广告交易平台Adplace台湾繁体版上线;2012年,引入国内更名为SameDSP传漾需求方平台,主打有“芯”的产品;2013年,传漾完成对接几乎全部国内主流的Adx-腾讯、谷歌、淘宝、百度等资源;2014年,更名为“MyDSP”,主打针对品牌客户的优选程序化营销;2015年,完善程序化交易框架Programmatic
Framework?;2016年,传漾SmartBid自动点击优化算法持续升级;2017年,传漾作为发起方制定《国家程序化营销技术要求》。图片 2

这代人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不像父辈母辈那样接收信息的渠道完全来源于电视纸媒,他们接收信息的渠道是多元多样化的,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崛起与自媒体的兴起,去中心化的媒介渠道、信息的高度分散,让品牌主不知道该去哪里捕捉他们的消费者。而除了渠道的变更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消费心理的变化,过去人在消费选择时一个最重要的心理因素是“从众”心理,他们是拒绝出头甘于平庸的;而千禧一代的消费者,相比于上一辈是更加自信的,他们更看重于张扬自我,他们的消费心理开始由“从众”过渡为“个性化”,这是每一个Super级品牌都面临的当下难题,如何迎合这部分人的价值观使这些非主流们接受自己。

电商时代的到来给品牌又带来了一个新的变革,过去的营销与销售是绝对独立的两个部门,因为销售受控于线下渠道代理商包括其他各种复杂的因素,但电商使两者之间开始出现重合,线上营销的考核不再仅仅是传播与曝光,带货能力也成为一项KPI,电商营销部也应运而生。重重施压下,品牌应该如何做好电商平台营销,种草用户攫取新流量。

近日,众引传播联合SocialBeta,一面数据和DMA多马发布《2018电商营销白皮书》,并邀请普华永道思略特执行总监江宜璁、众引传播合伙人兼创意策略总监陈陶琦、一面数据上海负责人兼微软加速器项目负责人林圆圆、小红书黑卡会员运营负责人杨宽、众效商贸合伙人吴弦,以及头条宝COO赵勃众多行业大佬,召开了一场电商沙龙主题活动,就“如何运用大数据为电商品牌获得品效合一”为话题进行了精彩的干货分享。

图片 3

网站地图xml地图